儒家箴言: 子曰:“巧言令色,鮮矣仁。”(《論語·學而》)
?
時間:作者:

 

2019年6月29—30日,“2019中國•衡水董仲舒與儒家思想國際學術研討會”在衡水隆重召開。本次會議由政協衡水市委員會、中華孔子學會董仲舒研究委員會、中國實學研究會、河北省董仲舒研究會共同主辦,由衡水學院承辦。研討會的主題為“董仲舒儒家思想的時代價值與現代意義”。來自日本、韓國、馬來西亞等海外專家學者以及中國大陸和臺灣、澳門地區的110多位專家學者,參加了此次會議。衡水學院黨委書記王守忠、校長田光和黨委副書記盧援助參加開幕式。中央電視臺、光明日報、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河北日報、河北新聞網、河北廣播電視臺、衡水日報、衡水電視臺、衡水廣播電視網、河北師范大學學報、《文化衡水》編輯部等30多家新聞媒體參加此次大會。

29日上午,會議開幕式由衡水市政協黨組書記、主席李洪林主持。衡水學院黨委書記王守忠首先致辭。王守忠書記在致辭中介紹了衡水學院利用學科優勢,積極參與地方文化建設的諸多活動,以及近年來衡水學院在傳承、弘揚董子文化中取得的驕人成績。

中華孔子學會董仲舒研究委員會會長、董子學院首席研究專家、上海交通大學余治平教授做了題為《風雨滄桑七十年,董學研究歸正道》的致辭。他將新中國成立至今的董學研究歷程分成七個階段,講述了其荒蕪、復蘇、轉型、繁榮的發展歷程,呼吁學者以學術為本、守護學術、推動學術,為董學研究注入現代養分,釋放哲學解釋力,激活董學新生命。

中國實學研究會常務副會長、國防大學朱康有教授做了題為《董仲舒思想的政治哲學智慧及其價值》的致辭。他強調從治國理政上發揮優秀傳統文化的重要性。董仲舒的政治哲學論證了政治的統一性、來源性、現實性、合法性的問題,具有“經世致用”的實學功能,深挖其中的智慧,可以為現代國家治理乃至全球治理提供有益的借鑒。

最后,中共衡水市委書記王景武致辭。王景武書記在致辭中表示,董子文化博大精深、內涵豐富、活力生生不息,這座“寶庫”有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精神寶藏。我們將樹立打造董子文化圣地的目標,把研討會一屆一屆辦下去,辦成衡水的又一張靚麗名片,用董子文化匯聚全球目光,匯集全球智慧,讓世界了解董子、走近衡水,讓董子文化走向世界、造福人民。

開幕式之后,進行了第一場專家主題演講。上半場由天津工會管理干部學院陳寒鳴教授主持。人民出版社的金春峰教授、臺灣政治大學董金裕教授、中山大學李宗桂教授、中國孔子研究院楊朝明教授、浙江省社科院吳光教授分別做了主題演講。

金春峰教授演講的題目是《從建構“社會共同體”看“三綱五常”的批判繼承》,他明確指出董仲舒以“罷黜百家,獨尊儒術”和“奉天法古”為“三綱五常”作了新的理論論證,使“三綱五常”具有了神圣性和權威性,成為超越世俗、人群學說之上的道德與人倫關系。經過董仲舒,中國的“綱常名教”真正建立了起來,這就為“社會共同體”奠定了理論基礎。

董金裕教授演講的題目是《“獨尊儒術,罷黜百家”!?》,他首先探討“獨尊儒術,罷黜百家”之說的由來,進而根據學術發展的事實,指出漢武帝為五經而不為諸子百家立博士,確實是在“表章六經”,但不能據以認定此舉就是“獨尊儒術”。更何況依據諸子百家的實際傳承,也不能說是“罷黜百家”。依“獨尊儒術”與“罷黜百家”的語意判斷,兩者立則兩立,破則兩破,可見實際上并沒有此種互為關聯的政策存在。

李宗桂教授演講的題目是《董仲舒儒學的精神方向》,他指出董仲舒儒學是真正的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的新儒學,并將董仲舒儒學的精神方向概括為“向前、向上、向善、向實”八個字。主張更化即“向前”;倡導一統、重視禮樂教化,即“向上”;統一思想、整合價值,即引人“向善”;解決現實問題,不尚空談,即“向實”。李宗桂教授認為董仲舒是政治化、實踐性的儒家,積極尋求與政治家合作,內圣外王之道兼備,在當時的歷史條件下,這樣的儒家才是真儒家。

楊朝明教授演講的題目是《怎樣理解董仲舒在中國文化史上的地位——王充“孔子之文在仲舒”說詮解》,他以王充《論衡》中對董仲舒的評論作為基點進行思考,對《超奇》篇所說“文王之文在孔子,孔子之文在仲舒”進行了評析,指出這里的“文”乃文化之意。周文王、孔子、董仲舒是中國文化史上三位重要的思想家,董仲舒的貢獻就是使先秦孔孟荀的文化“落地”了。楊朝明教授形象地將中華文化比喻為大樹,主干是儒家文化,根脈是孔子之前的“文王之文”,而董仲舒使儒家思想和現實相結合,才使中華文化的大樹有了這樣的姿態,伸展出枝條,開結出花果。

吳光教授演講的題目是《董仲舒“皆絕其道,勿使并進”再解讀》,他指出所謂“罷黜百家,獨尊儒術”一語,其實是近人和今人出于反孔反封建的需要,牽強附會地強加給董仲舒的,董仲舒本人并沒有說過。董仲舒主張“諸不在六藝之科、孔子之術者,皆絕其道,勿使并進”,說明董仲舒其實是承認百家之說存在的,只不過不允許他們與儒家地位平等罷了。無論是漢武帝,還是漢武帝以后的歷代帝王,盡管他們在主觀上都想獨尊一家,但在客觀上都做不到。客觀的格局一般都是“一元主導,多元共存”。“罷黜百家,獨尊儒術”既不符合董仲舒建議的原意,也不合乎漢武帝以后百家共存、儒釋道互動的傳統思想格局。

 

 

下半場由武漢大學歐陽禎人教授主持。復旦大學謝遐齡教授、山東大學孟祥才教授、日本北九州大學鄧紅教授、韓國安養大學孫興徹教授、浙江大學何善蒙教授分別做了主題演講。

謝遐齡教授演講的題目是《董仲舒禮學思想初探》。他指出,董仲舒六藝皆尊,獨重《春秋》。六藝之學,解決的是統治集團(天子、諸侯、士大夫)思想建設問題。春秋學要解決的是最為急迫的問題——統治集團成員在治國理政中不犯錯誤。所謂正確、錯誤,衡量準則不是得失成敗之類的利益,而是王道、天道。董仲舒確定下天、君、民的關系,主張“以人隨君,以君隨天”,并宣稱“屈民而伸君,屈君而伸天”,這是禮學的基本構架。董子禮學為仁政提供了理論根據。

孟祥才教授演講的題目是《董仲舒關于統治權合法性的闡釋》。他認為,董仲舒在《舉賢良對策》和《春秋繁露》等著作中,系統地闡述了“君權神授”的理論,用“天人感應”將天意與人為溝通起來,給朝代更替和皇權轉移一個較以往更為合理的詮釋,從而奠定了中國此后兩千多年皇權亦即統治權合法性的最經典的主流意識。在中國歷史上,董仲舒對于統治權合法性理論的構建起了承前啟后的作用。在他之后,與“君權神授”相匹配,依血緣關系的有序繼承的合法性和忠君觀念的正當性就幾乎成為社會的共識。

鄧紅教授演講的題目是《<春秋繁露>辨偽三流派論》。他指出,《春秋繁露》是研究董仲舒思想的重要材料,更是研究漢代思想的重要文獻,但《春秋繁露》歷來存在著文獻辨偽問題。考證《春秋繁露》真偽的學者大致可分為“推論派”“唯理派”和“文獻互見派”,他們各自提出了一些真知灼見,但都缺乏確切證據。“考據之學”和研究董仲舒哲學思想的“義理之學”屬于不同的學術分野,應有各自的獨立性。

孫興徹教授演講的題目是《董仲舒的人間觀》,他以“天人感應說”與政治觀的聯系為中心來研究董仲舒的人間觀,指出董仲舒人間觀的主要內容是以“性三品說”“知識論”“教化論”為中心。董仲舒的人間觀以“性情論”為核心,將最高真理和人應該志向的目標放在“天意”上。“圣人”通過首先理解和實踐“天意”,進而實施教化,這是“天命”。董仲舒通過強調天意,試圖建立可以懲罰最高權力者天子的牽制機制。董仲舒強調漢代是“以春秋大義為中心而建立的大統一”,即“春秋大一統”國家的政治理念,并依此重新確立了人間觀。

何善蒙教授演講的題目是《<春秋繁露>論“心”》。他對《春秋繁露》中出現的“心”進行了統計、分類,并具體討論了心與董仲舒思想之間的內在關聯。首先,對于董氏天人感應的思想系統來說,心具有關鍵性的影響,心的情感維度是天人溝通的基礎、表征;而心的認知和判斷的能力,則是董氏天人感應思想之所以可以成為一個雙向互動結構的關鍵所在。其次,如果從傳統政治形式的架構來說,董氏對于心的主宰義的強調,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正是在心的主宰義之上,董仲舒對于心君一體的政治形態作了最為完善的架構,而這對于傳統政治來說,具有根本性影響。

以上10位教授的演講,高屋建瓴,見解獨到,讓大家開闊了眼界,加深了對董仲舒思想的理解。

本次國際學術研討會共收到論文94篇。根據論文主題,分組討論共分為8場進行,小組發言60余人次。在交流過程中,很多文章的觀點讓人耳目一新。這些董學研究成果,從哲學、政治、倫理、教育、美學、史學、文獻學等多個方面,對董仲舒的思想進行了精深辨析,在董仲舒研究的諸多問題上都取得了新的突破,達到了對董仲舒思想及其時代價值的更加準確的嶄新認識,為今后董仲舒研究的進一步發展提供了極有價值的參考成果。

30日上午,與會專家學者到衡水中國書畫博物館參加了“第二屆‘董子杯’全國書法大展開幕式”。“董子杯”書法作品的內容,以董仲舒的名言名句和歷代包括當代名人學者對董子的評價,以及關于董仲舒的詩文楹聯為內容。這種把學術研討會和書法大展活動相結合,“言必儒學、書即董子”的形式,有利于推動董仲舒儒家思想的精華在更多層次、更廣領域得以弘揚。

開幕式首先由衡水市政府市長吳曉華致辭,之后由中國書協副主席、河北省書協主席劉金凱致辭,中書協草書委員會副主任、榮寶齋藝術總監、“董子杯”全國書法大展評委張旭光致辭。接下來,中國書協理事、行書委員會秘書長,河北省書協副主席兼秘書長劉月卯宣布獲獎作者名單,獲獎代表上臺領獎,河北省政協副主席邊發吉宣布展覽開幕。專家學者參觀書法展。

參觀完畢,進行了第二場專家演講。上半場由《光明日報》國學版主編梁樞主持。臺灣輔仁大學陳福濱教授、中國人民大學韓星教授、河北師范大學秦進才教授、北京東方道德研究所傅永吉教授分別做了主題演講。

陳福濱教授演講的題目是《董仲舒的歷史觀與政治哲學》。他指出,董仲舒的歷史觀以“三統”“三正”“四法”“質文”為王權變化的內容,而“三統”“三正”“四法”“質文”又以陰陽為基礎。同時,董仲舒認為具體的歷史變化之中心力量是王權,君王受天命而王,改變了朝代,進而促進政治制度與百姓生活的改變。董子的政治論,一方面肯定了王權的強大,一方面提出抑制王權的方法。這既是向權力的適應,也是對權力的抵抗。

韓星教授演講的題目是《董仲舒的批判精神與王道構建》。他從貶天子退諸侯討大夫、王道大義、王道三綱、王道理想四個方面進行論述,指出董仲舒的批判精神和王道構建集中在“《春秋》作新王”上。《春秋》王道的精義是仁義,主體是禮義。在董仲舒的王道體系中,王權受天道制約,王道之三綱之上還有更為根本的一綱,即天為王綱。董仲舒盛贊古代的圣王之治,并不是為了發思古之幽情,而是由強烈的現實關懷和經世動機。董仲舒有強烈的現實性,試圖使漢武帝效法堯舜禹文武周公這些圣王,以“興仁誼之休德,明帝王之法制,建太平之道也”。

秦進才教授演講的題目是《董仲舒與“罷黜百家,獨尊儒術”關系新探》。他指出,董仲舒與“罷黜百家、獨尊儒術”的關系是個老問題。從時間角度看,董仲舒不是“罷黜百家,獨尊儒術”的最早建議者。從內容方面看,董仲舒主張大一統,六藝之科、孔子之術與“獨尊儒術”并不相等,漢代儒術并非都受到了獨尊,董仲舒建議不是“罷黜百家,獨尊儒術”。從源流方面看,易白沙所言“罷黜百家,獨尊儒術”的董仲舒并非西漢的董仲舒,董仲舒無力實現“罷黜百家,獨尊儒術”,六經是華夏民族的元典,諸子的共同資源,漢武帝表章六經,并非“獨尊儒術”。總之,“罷黜百家,獨尊儒術”,于情于理都與董仲舒無關。

傅永吉教授演講的題目是《中華生命大智慧的人文信仰之維》。他重點探討了作為中華生命大智慧的儒家傳統與中華人文信仰之關系。儒家強調人的“主體性”與“主體際性”之統一與全面自覺,強調人類特別是精英群體通過“自誠明”的內省功夫而修養仁、義、禮為基本內涵的美德,以士君子為健康人格的基本標準,并進而“希賢希圣”并努力成賢成圣,走致崇高神圣的向上攀援之路,彰顯人類特有的“半神”屬性,即人之為人之最高本質是道德文化動物這一現實而超越的精神特質,成就人“與天地參”“為天地立心”之獨特地位、價值和使命。在現代化進程中,重塑人文信仰是中華民族當下最迫切的群體性的精神需求,開掘中華優秀傳統文化資源,與近百年來革命和建設實踐中積淀起的新文化相結合,才能為人民大眾提供綠色的精神食糧,為現代化新生活培基筑魂。

下半場由山東省社科院涂可國教授主持。陜西師范大學林樂昌教授、山東大學王新春教授、江蘇省社科院胡發貴研究員、衡水學院特聘韓國專家金周昌教授分別做了主題演講。

林樂昌教授演講的題目是《論董仲舒與張載的天人之學》。他指出,董仲舒與張載是各自時代的儒學代言人。他們都使用“天—人”框架,也都突出了天人合一觀念,但二人的天論、天道論以及天人合一觀念存在著差異。在天論方面,董仲舒的天論,更強調天的自然意涵,而張載突出的則是天對宇宙的主導作用,以及天是一切道德價值的終極根源;在天道論方面,他們都重視陰陽之氣,但董仲舒主張“天道之大者在陰陽”,張載則主張天道之大者在天而不在陰陽;在天人合一觀念上,董仲舒的天人合一主要是通過“感應”機制發揮作用,而張載則回避自然“感應”論,強調道德工夫論。

王新春教授演講的題目是《董仲舒春秋公羊學與易學的會通》。他指出,作為春秋公羊學的一代宗師,董仲舒以天人之學的視域解讀《春秋》,敞開了春秋學的天人之學底蘊,實現了“推見至隱”的春秋公羊學與“本隱之以顯”的易學的會通,開顯了通貫三才的王道,標舉了人偶副天地的生命自覺,揭示了王之以成民性為任而以人文化成天下的王道愿景,重建了仁義之道,最終以春秋公羊學確立了漢代經學的典范形態與基本精神。

胡發貴研究員演講的題目是《“儒如五谷”視域下的“獨尊儒術”》。他指出,歷史上的“儒如五谷”之說頗為生動地揭示了古代社會對儒家的依賴。首先,儒家的人倫日用性。儒學在古代中國,從來就不單純是一種學術思想,而是發揮著重要的“治平”功能。其次,“人為貴”的人本與仁愛思想。其三,重民生和“與民同樂”。其四,“得民心者得天下”的民本思想。儒家本身對古代社會的“五谷”一樣的重要意義,是董仲舒“獨尊儒術”的思想價值基礎和前提,在此層面上,“獨尊儒術”之提出,固有時間和人物上的偶然性,但其問世亦是必然的。

金周昌教授演講的題目是《董仲舒天下命運共同體理念研究》。他指出,董仲舒制定了當時的天下命運共同體綜合設計圖式。董仲舒認為只有以儒家思想為指導,人民才能夠真正過上正常的生活,才能實現社會統合,才能實現天下太平。董仲舒承孔子之文,以立春秋之大義,致力于建立一套完善的人類社會統合思維體系,著力打造陰陽道德哲學體系。董仲舒強調天下命運共同體的核心是“和諧”,通過這一和諧,才能實現共同體內部的穩定平衡。

30日中午大會舉行閉幕式。余治平教授主持閉幕式。中國人民大學韓星教授做學術總結發言。韓教授概括了這次大會的兩個特點:第一,專家云集,真正體現“國際性”;第二,成果豐碩,格外凸顯“時代性”。最后由衡水學院校長田光教授致閉幕辭。田校長指出,傳統是民族的本,每一個輝煌的文明,都有深厚的歷史文化積淀作支撐,都離不開先人的智慧。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也離不開對優秀文化傳統的繼承發展。研究董子思想,看似是對傳統的回歸,其實是在大踏步走向現代、走向未來。

期間,還套開了中華孔子學會董仲舒研究委員會理事會。

會議結束后,學者們分別參觀了棗強縣大原書院、后舊縣董子祠和景縣廣川董子園。

此次“2019中國•衡水董仲舒與儒家思想國際學術研討會”,是近年來衡水學院舉辦的第7次大規模的董學研究國際會議。對于推動董學研究的國際交流與合作、加快董學研究的國際化,以及擴大衡水學院的國際影響都有著重大的意義。

 

                                           (新聞來源:衡水學院)

 

?
吉祥棋牌手机版